摘纪录:

我未曾见过一个早起、勤奋、谨慎、诚实的人抱怨命运不好;良好的品格,优良的习惯,坚强的意志,是不会被假设所谓的命运击败的。
——富兰克林《本杰明·富兰克林自传》


感谢推荐

[双邪]咬莲

次瓦:

咬莲


* 一剑封禅x剑雪无名 


   人邪的养莲日常



00.


前面是一座雪山。


苦境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半个时辰前温暖和煦的春风尚拂过唇角,此刻冰冷的雪花便已落到肩头。


有人从雪山上滚了下来,满脸鲜血,神色惊慌,重伤的躯体跑过身边时甚至把飞散的雪花卷成一个旋儿从头上罩下来。一张纸片飘到他面前,上面写着剑风帖三字。


越登到高处,风雪就越烈。似笛似箫的旋律逐渐清晰,是鹊桥仙。


“你来挑战?”曲声停了下来。


“寻人。”上山的...

哇啊啊啊,694柱斑离别那段钢琴曲好赞啊,哪位大大可以截下来啊!!!哪位大大可以扒下谱啊!!如果等我毕业还没有我就自己动手!!!立flag!!!!

假如我犯罪(这是一颗阿尔卑斯糖哦)

这是一颗阿尔卑斯糖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画家x小偷先生
就要开学了,发散给止鼬和大家的最后一点光和热了。
灵感源自初中时在读者上看到的一篇小文章。并没有逻辑。
这是一颗阿尔卑斯糖哦。:)

假如我犯罪

月色晦暗,男孩爬进了一扇窗户。
被偷的倒霉家伙是一个画家,我们可爱的小偷先生要偷他的画卖掉换钱。
但当他进入房间时,他被凌乱的场面惊吓到了。
他实在不能忍受。
于是他清理了房间,做了所有家务,就像一个妻子。
哈哈,当他做完这一切的时候,他已经没有时间了。
他气恼地离开,并留了一张纸条。
“拜托打扫一下你的房间,在这样的环境里我都没心情偷。”

第二天,他又去了一次,他不想放弃。
出乎他的意料,桌子上有另一张纸条。
“...

You don't know how much you mean to me(3)

身份谜水x数学家鼬
————写文有bug真恐怖,还好我发现了————关于学术水平证明什么的,我已经尽力模糊化处理了,不要太在意啦。逻辑上漏洞很多,希望大家不吝指出@A@
3.
讽刺的是,鼬之前的研究成果获奖了,需要他本人前往火之国首都参加交流会和颁奖仪式。

这不是鼬人生中的第一个国际奖项,其份量却是以前那些所无可比拟的。取得重大突破,正是止水在的那段日子。那段日子,他的大脑中沉睡的部分仿佛被唤醒了,他的视觉甚至无法跟上大脑的速度,以至于阳光下止水的面孔竟使他眩晕。止水离去后,原本灵敏的部分也变得迟钝,鼬觉得自己已经不再具备探究那个美丽女王的资格。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鼬没有一丝一毫的兴奋,他的脸...

You don't know how much you mean to me(2)

身份谜水x数学家鼬
——————写着玩,剧情是啥能吃吗———删删改改少了那么多——前辈见笑—————
2.
止水醒来那夜,满天繁星,斑斓地洒在床上。风不小,丝丝寒意从窗缝渗进。青草和槐树的香气,让他一点点清醒过来。
他觉得自己躺了很久,他猜想那个好看的数学家一定已经不在意,他就像流水,从他的生命中逝过。
他们可能再也没有交集,因为止水失明了,鲜少有工作是不需要眼睛的。他的负责人会给他安排去处,这不是他能够决定的。
止水感到非常庆幸,庆幸控制住了自己,没有对那个数学家说出什么出格的话。
他用此刻,他这纷乱人生中平静的一个瞬间,回想他们在一起度过的时光。他久久地坐着,因为回忆意外的丰富,且他重复了多遍。
去鼬所在...

You don't know how much you mean to me(身份谜水x数学家鼬

    ————重新排版———也许有后续—————
那晚的天空星星很多,风不小,裸露的部位甚至感到寒意。头脑被吹得无比清醒, 青草和丁香树散发着香气。
鼬坐在止水坠落的山崖上,望着崖底的南贺川。这一段的水流非常湍急,灰白的浪花拍碎在崖上,发出巨响。星河在谷底飞快奔流,就像害怕被 牵绊,被爱上。就像止水——虽然是这样的名字——他匆匆忙忙地离开,怕给人留下太深的回忆。
无数次,当鼬以为他要说的时候,止水却只是笑,长长的眼睫掩住那片漆黑的夜空,眼角勾出温柔的曲线。曾经不知道他会离开,那些话就像噎在嗓子里,很难说出。 鼬忍不住要说的时候,他又很快地转移
话题。 ...

伊万简直了

© 无影 | Powered by LOFTER